首页

产经

网上赌输完了

网上赌输完了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

网上赌输完了 -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网上赌输完了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

(原标题: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“寒门贵子”为何焦虑不断?)

去年冬天,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“直播班”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。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,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,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。

去年年底,我来到禄劝,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“607”备考生活――早上六点起,晚上零点睡,一周七天循环。今年,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,一本上线115人,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。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,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。这个夏天,我再一次前往禄劝,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。

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。他今年考了666分,是全县第一名,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。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,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,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。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李维国帮亲戚务农

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,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,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,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。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。姐姐维芬告诉我,弟弟从小学习好,不让人操心,因此他的决定,全家人都会支持。

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。去年,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,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,又复读了一年。“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。”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,他却有了新的烦恼,“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,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,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。”

填志愿的时候,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,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,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。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,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。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。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,从小一心求学,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。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,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,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。

毫无疑问,“直播班”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,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。“清华嘛,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,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,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又没有什么特长,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。”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。本周,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。他给我发来消息,表示“听力全卷都是蒙的”。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

这个暑假,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。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。暑假至今,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。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,但是她暗下决心,生活费全部靠自己。

“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,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,耳朵里都嗡嗡的,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,挣不到钱。”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,在鞋店里卖鞋。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,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。“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,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。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,不吃饭。”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,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。

初入社会,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。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,化着淡妆,戴着耳环和项链,在人群中非常显眼。她告诉我,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,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,“我觉得现在上班了,应该要化点妆,注意形象。”

上一次见面时,先玉告诉我,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。然而,考分是残酷的,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“性价比”很低的选择了。“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,去不了名校了,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,花费肯定很多,不值得。”和家人商量之后,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,并被新闻系录取。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:“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。”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

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。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(定向西藏)录取,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。填报志愿阶段,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,提醒他谨慎考虑。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,还开玩笑对我说:“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,有这么好的事,爸妈都不用操心了。”

“直播班”打开了贫困山区“教育改变命运”的天窗。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,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,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,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。

“因为特别重视教育,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。”王开富告诉我。今年暑假,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,哪怕不能读普高,也一定要读上职高。目前,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。为此,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,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。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

“我们实施的是‘三免一补’,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、住宿费和课本费的,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。”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,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。“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,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。”说到这里,王开富深感自豪。今年,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。王开富认为,像禄劝这样的山区,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,阻断代际贫困,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。

暑期即将结束,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,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。今年九月,禄劝一中“直播班”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,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。

邢海波 本文来源:看看新闻 责任编辑:邢海波_NBJS8850

上海日报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推荐阅读

亚汇:党魁选战正式打响 新任英首相将在7月底产生

蘑菇街 昨天07:16 11.7万+

市场或进入宽幅震荡期 关注基金主动管理能力

买个便宜货 昨天07:16 48.6万+

新发基金投资攻略:关注南方致远、广发消费升级等

九江房产网 昨天07:16 18.5万+

机构资金大比例买入 定增基金投资价值或再现

华润双鹤 昨天07:16 69.1万+

男子挥拳“暴击”公交司机一分钟 警方介入调查

号码估价网 昨天07:16 26.9万+

出游热情高 消费动力足 经济发展亮点多韧性足

贵司网 昨天07:16 309.2万+

张茅:加强食品安全工作对保障国民健康意义重大

韩都衣舍 昨天07:16 6.3万

人民日报:加速推动政府投资法治化

中国娱乐网 4天前 74.2万+

日本“网红眼药水”加拿大全面禁售 中国仍在售卖

凤凰网时尚 昨天07:16 12.4万+

建行沈阳浑南支行被罚20万:贷款资金支付管控违规

兰溪人才网 昨天07:16 1.1万

“陷阱贷”手法又有翻新 一些消费贷平台变套路贷

现代快报网 昨天07:16 5.3万

加加食品董事长重掌舵 聚焦两板块拟再造亿元大单品

辽阳天气 昨天07:16 12.4万+

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 主动投案

游戏风云 2020-03-29 15.7万+

英国航空业整治乘客醉酒闹事 最多罚70.2万人民币

天信投资 昨天07:16 12.5万+

中小券商融资提速 区域型机构弯道超车难度大

非常运势网 2020-03-29 63.5万+

千名新加坡企业主赴华学习 路边一场景令他们惊讶

后盾网 昨天07:16 977.3万+

人民日报:侵犯网民权益 要下大力整治

三诺集团 5小时前 0095

嘉元科技转战科创板 近三年复合增长率超60%

LCD之家 昨天07:16 751.8万+

人民日报谈中美经贸谈判:极限施压 注定无用

溧阳人才网 昨天07:16 7.2万

北京海淀:住处离单位超15公里 可申请人才公租房

中国?涡阳 2020-03-29 5.9万+

50年茅台只有15年酒龄?消费者哭了 语文老师也哭了

京东 前天07:16 88.1万+

十五大博客看后市:大盘为何暴涨 这个信号不一般

名站在线 3小时前 423.6万+

重仓5只ST股3终止2暂停 “ST大鳄”陈庆桃连踩五雷

人民网理论 前天07:16 19.3万+

最后一片完整栖息地将消失?水电站因绿孔雀被叫停

潜山政府网 前天07:16 54.1万+

美两男子搭暗网5年赚8000比特币近6000万美元遭起诉

360教育 2小时前 44.3万+

蔬菜直通车不得挪作他用 违规累计三车次车企须退出

淘宝直通车 2020-03-29 58.2万+

南方多地遭今年最强降雨 已致32人死亡13人失踪

罗牛山... 昨天07:16 111

黄晓明退奶茶店“沏沏堂”工商行列 名下有58家公司

黄山旅游网 昨天07:16 2.6万

千名新加坡企业主赴华学习 路边一场景令他们惊讶

森动网 昨天07:16 7.4万

科创板渐行渐近:倒逼银行转型升级 优化配套服务

真功夫 昨天07:16 364

在越南被控“意图推翻国家” 美籍男子或被判死刑

洞头新闻网 昨天07:16 47.5万

桂林一水库漏水冲毁公路 下游两千余名村民受威胁

咕咚... 1小时前 77.3万+
为您推荐中
暂时没有更多了……

网站地图

用户反馈 合作